*夜愿的妄想症

Kerbol星系的所有行星仍照常运行在轨道上、千年以来岑寂的地下神殿,只有零星的,来自冰冷机器的运转声能够传入耳中。

在这个KSC当局执着于少数派利益,拘泥于政以贿成的格局,致使社会价值观念畸形,尖锐社会矛盾不断显现,乃至全局动荡的时代,无数年轻的绿人走在都市的暗空下,抬头从狭隘的深蓝天空里看看群星,虽能瞥见反射在kerbin大气中的瑰丽景象,也只能慢慢的向前行走,仍是这样的无可奈何,不禁令人想起来自前人先哲的一点迷思,所谓坐井观天这句话,应当这样讲,历史是以一种线性发展的方式向前推进的,否定过去是数典忘祖的蠢举,但肯定现在是坐井观天的陋见。

这是一个先进的,充满高科技无人设备的交通综合体,无数有着庞大身躯的高度先进航天器从天空落下,完全自动化的轨道转运装置不断弹射着巨量的物资,壮观的车流从地平线的每一处驶来,高速运转的重载铁路让第一集团军的一整个重型师几乎是马不停蹄的抵达了这里。

一支新的坦克部队抵达转运站,带着伪装的M94坦克和包裹在保护箱中的庞大设备一起从站台上卸下来,在Duna低重力环境下这些由调动引起的狼烟,几乎成了一场人为制造的小型沙暴,每一名绿人穿着的由喷射动力实验室与MCT(月球坑)制造的、由超声超导电机与电感肌肉驱动的作战服上,都已布满灰尘。

战争已经开始,由于先头战斗的打响,KSC几乎是失去了几乎所有的早期预警与深空监视节点,于是这样庞大的地面力量调动并没有被KSC方面所察觉,MNC由第一重构法案授权下的三个职权司令部已经通过战时准备,确定了kerbin战区的设立,这也意味着,对敌大本营的行动也即将开始,而这一切在数个小时之前,仍然是最高机密。

事实上MNCKERBINCOM(MNC坎巴拉司令部)与SOCOM(特种作战司令部)在坎巴拉行星上的秘密行动已经展开了许久,在所谓的明枪之前,实际上有无数的暗箭已经射出,而一些被调用与牵扯的参谋部门们,则称这支部队为“The unit”甚至对于高级军官们来说,也只知道这支部队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下来挑一些天赋异禀的,甚至是拥有奇怪能力的士兵,哪怕这些士兵的能力只能用来偷吃曲奇饼干。

这件事似乎是真的,听说第三机步师的一个倒霉蛋,在偷偷吃掉这支神秘部队的长官的一整盒曲奇之后,就离奇失踪了,同营的士兵们,几乎是所有人都以为是这家伙是得罪了人,被上头放了园艺假。

一块曲奇饼干在空中飘来飘去,这是低重力的航天仓内吗?这个玩世不恭男人的窗外,赫然出现的是无边无际的草原,是怎么回事?这里难道是电影场地吗?

“Jen,我不知道你是怎么通过选拔的,也不在乎你那该死的能力,快把你那懒屁股从凳子上挪开”说话的是一名高大的,身穿着名牌运动服(三道杠)的男子,我要是那个,我就一枪把你的黄瓜脑袋打开花”

咀嚼的声音///“你知道吗,要是那样的话,我可以让子弹悄悄的飞走,然后打中你”他嘟嘟囔囔的说道。

“放你橙罐的屁,来事儿了,快准备走。”

听到这番话,即使是这个名为jen的有些玩世不恭的男人也变得神色凝重了起来,两人几乎是同时的奔向了一台漆黑的箱型车。

“KNN报道,一台黑色箱型车撞毁在KebinCity的入城高速附近,这台箱型车几乎是以起飞的速度撞穿了高速的对向隔离带,砸向了对向车道的重载卡车的集装箱,现在现场还燃着熊熊大火,目前没有发现任何人生还…”

“爸爸….是不是因为恐怖分子…大家才这样狼狈的逃命?邻居家的叔叔阿姨很早的时候就走了”

“孩子,现在还冷,你在家待好,再睡一会好吗?爸爸去街上一趟,很快就回来”父亲这样安抚着他的女儿

“爸爸,不要,我想和你一起去”

暂时的寂静///空气中传来了深深的叹息声,这个父亲这样说道“好吧,好吧,但你一定要听我的话,好吗?”

“好的,爸爸”

绿人们赋予权力的,宏伟的国会议政厅前,许多抗议者正走上街头,它们举着各式各样的抗议牌,沿着蜚誉全球的第一航空大道缓慢前行,绿人们的航空航天文化曾赋予了他们无穷无尽的自豪感,也支持他们最终打完了冷战,现在,这个曾经代表了先进的地标,正充满了抗议的人群,几乎是看不到边际的警用装甲车闪烁着刺眼的灯光,全副武装的人员完全包围了这里,现场的气氛有些压抑。

各式各样的争吵声,抗议声甚嚣尘上,身穿各式衣服的抗议人群中,一位父亲正带着他的女儿艰难前行。

人群最终还是到达了警戒线前,窜动的熙熙攘攘的人群,如同涌上峭壁的浪涛一般,在封锁线前反复徘徊。

由快速部署混凝土与钢铁护栏组成的临时工事,就这样阻挡着不断抗议的人群,几个小时过去了,人群越聚越多,部署在冲锋车上的监控设备是由MNC制造的,出于对当时仍属于利益集团中的MNC的完全信任,这些设备直到此时,仍未经过漏洞门的审查,当然了,在工厂中的工作的,那些在边缘选区的,原本失业的懒惰工人们拼装出的产品,在当局看来,几乎是没什么技术水平的,同时也就不太可能出现漏洞了,对于军警部门来说,技术专员的审查似乎也验证了这点,这台设备由多台图像识别相机与相控阵雷达组成,能够清楚的分析出现场人群的数量,并可靠的显示出人群中每一个人的身份,甚至可以判读预估人群可以造成的威胁的设备,备受现场指挥人员的信任。

“单位1-4请告知现场人数”无线电中传来了指挥单位的命令,这已经是十分钟内的第三次了。

“执法者,这里是单位1-4目前聚集的人群超过了3100人,准确说是3161人,没有人携带武器”

风扇的工作声///无线电里没有再传来任何声音,似乎上头根本不在乎这里有多少抗议者,他们只想应付来自特首和防长的压力…操作员这样想着,百般无聊下,他的目光扫过屏幕,赫然之间,他看到了一名正大大出手的男子。

“你这个该死的混球,快把你的脚从我女儿身上挪开”

嗙/// 男子被重重的打到在地,几名留着夸张发型的年轻人很显然过了火,现在,他们正恶狠狠的围殴着这名男子,刚刚还带有一丝冷静的人群现在被彻底引爆了,这样人群密集的地方,爆发骚乱的后果可想而知。

操作员吃惊的看着屏幕,他没想到人群突然之间就暴走了起来,以至于他过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

“嗯…执法者,这里是单位1-4…我看到人群出现暴动…有人员的伤亡,现在发生了大规模的踩踏…”他的双眼快速的扫过屏幕,源源不断的汇报着信息。

“单位1-4,是由我们的人引发的吗?”

“嗯….不是,是他们自己做的….”

“那就什么都不要管。”

“…..可我…看到现场有孩子….”他此时才发现,那名被打倒在地的父亲,趴下身来,胸前紧紧抱着什么。

“不要管。”

风扇的转动声/////

豪华的议政厅内,权势滔天的人们围坐一团,正低声讨论着些什么,窃窃私语的一小搓人,透过厚厚的防弹窗,只能看到模糊的一团人影,一些身着装具全副武装的大汉们守在整个议政厅内,这些武装人员徘徊在各个回廊,现场的守备十分完善。

突然之间,警笛大作,似乎所有传感器都在告警,剧烈的爆炸几乎使每一个人跌倒在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似乎从脚下传来,事情似乎有些不妙。

“怎么回事!快汇报情况”一名上校军官一手撑着地,一手按着联通按钮(PTT)

“地下的第三区出现了爆炸,是A级!”

“该死的,快让货物们从黑箱里出来!”上校拿起枪,迈开步子,快速的向一旁跑去。

“防长,你说过这里是不可能会被外部入侵的,怎么回事!”

“不要惊慌,可能是内部的问题,我们按计划行动”

沉重的机械开合声///

一名全副武装,背着两台无线电的高大男子带着一队人出现了。

“秃鹫1-2-秃鹫1-6,好人jeb号,我需要你们出现在鹊窝,立刻!同时赶快让徘徊者1-1与1-2就位。”

“明白”///无线电中断

剧烈的喘息声,与沉重的脚步声//////////一些带着夜视仪的作战人员正带着货物离开,哪里有着几架高性能,快速的隐身飞机,现在只需要通过一条500米长的,短短的通道就可以了。

“哈…哈………..咳咳咳咳…呕…”空气中几乎是立刻就充满了难闻的味道,看来有些货物养尊处优太久了。

当一行人通过昏暗的通道终于来到了地下机库时,秃鹫们已经完成了冷启动,这些被称为沉默者的直升机是为特种行动准备的,是KSC政府先进行动能力计划的一部分,而好人JEB号实质上就是空军的直升机一号,这架飞机只为运输一位重要人物。

队员们顶着巨大的风压把货物们带到了直升机前,并用手拽着他们上了飞机,这里没有任何灯光,完全依靠夜视设备,货物在漆黑的地堡里,自然是看不到任何的光芒。

“谢谢你,上校,我们很快再联系”从军数十年,至今仍维持较好体能的国防部长,接过机务的手,转过头来说道。

“一路顺风,先生。”他略带笑容的讲出了这句话,

上校的第四代夜视仪中,机务的头猛地爆开,厚重的防弹头盔没有起到任何作用,他放开防长的手,重重的跌在了地板上,几乎是瞬间,货物们便乱成了一团,队员们带着他们四散开了,藏在了早已准备好的掩体后部,几名没来得及散开的队员被准确的枪击打倒在地,拾音耳机中只传来了密集的枪声,看起来敌人的武器经过消音,在经过手语沟通后,上校点了点头。

一名特战队员勇敢的探出头,他试图进行一个搜索与观察动作,这是队伍里最好的突破手之一。

四代的夜视仪集成了热像功能,在这样完全无光的环境下,比微光夜视好用,只是会被武器枪口与其他因素影响罢了,现在所有人都处于飞机的一侧,12点方向上不会存在任何友军。

这名队员猛地探出身子,其余几名队友则对着大概的方向进行了概率射击以求掩护这名突破手。

高分辨率的热像下没有任何东西,为什么视野内什么都不存在呢?还未等恶毒的咒骂说出口,意识就这样中断了。

这些训练有素,敢于还击,甚至能力挽狂澜的特战队员们,此时真正的陷入到了惊恐之中,他们没能看到任何东西,而友军却不断的倒下,谁能够与看不见的东西枪战呢?

“橙罐里蹦出来的(坎星脏话,意思是狗妈养的。)看到不断倒下的友军,终于有人耐不住性子了,所谓训练有素就是这样的,当你面对100次已经经历过的场景时,你是绝不会惊慌失措的。

事实上,所谓命运也不过是无数行动累计的结果而已,在投掷出手雷之后,所有人都看到那枚手雷几乎是违反常理般的飞了回来,而那名拍案而起的绿人也被侧面射来的子弹打死了。

他的队友惊恐的看到手雷重重的砸落在地面上,几乎是同时,便有人扑了上去。

剧烈的爆炸传来/火球猛地膨胀开来,触发了烟雾的警报,喷洒着消防泡沫的龙头,可靠的工作了起来。

上校咬牙切齿的看向那个勇敢的队员,他被炸的几乎不成样子了,剧烈的超压冲击与破片虽然被阻隔了一部分,仍伤到了在那面墙后的所有人,他们跑出掩体的时候,也被乱枪打死了。

“该死的!”上校摸了一把脸,这些充满了泡沫的消防用液体苦死了,当他冷静下来,探出头去,他看到了在水幕下逐渐显型的十几个人影。

“单兵隐身?”

他几乎是立刻便朝着其中的一个人开了数枪,三枪胸口,一枪脖根,一枪头部。

被打中胸部的敌人猛地反应过来,没有倒下,他们的队伍队形出现了一些改变,几乎是立刻就有人开始掩护其向一旁撤退了。

武器被可靠的击发了,滚烫的子弹也确实飞向了目标,按理说,是没有任何绿人,能够在这样的枪击中活下来的,但直到上校惊恐的缩回身体时,他也没能想明白,敌人是如何活下来的?

“这里是暗箭,任务完成了。”

广场彻底乱成了一团,包围这里的人员已经顾不得这些抗议人群了,因为从刚才开始,通讯就彻底中断了,现场的所有电子设备都遭到了极有针对性的干扰,这根本不是准军事组织可以对抗的,冲锋车内的操作员只能眼看着情况变得越来越糟,什么都做不了,他只是呆呆的盯着屏幕,看着那对父女。

“carol….活下去…”父亲的头被踢开,手几乎被踩烂了。

此时,广场上的人突然都停下来脚步,有些人晕了过去,突然好似有一阵狂风,吹散了骚乱的人群,吹动着染上了鲜血的衣角,无数纸张腾空而起,好像有什么东西飞向了远方。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